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-> 学生天地

永远的黄昏焚唱

2018-10-20 09:36:26 浏览:135次 作者:李志成
       在我成长的道路上,奶奶是我童年的全部,我到如今依然眷恋着她身上所带的泥土的芬芳,口中慈祥的呢喃,面带笑意,脸上的沟壑如春风突然乍起,吹皱的一池涟漪,怹是最朴实的田间农人,平凡到可以成为中国式奶奶的一个缩影,就是这么朴实的一个老人却是我幼年时最甜美的睡梦。
在那个如梦似幻的年级,奶奶就是初春时田间绿油油的小麦,总是散发着清香,催我入睡,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老,这样的慈祥,在我一出世她便年入花甲,我又陪着她进入古稀,不久还会步入耄耋,甚至鲐背乃至期顾。
       我于上学的年纪离开奶奶,每年只有春节才会相见,九九重阳节将至,您还好吗?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孙子,您陈旧的电话上从来没有我的来电显示,中秋节,端午节,我都没有回去,如今重阳,我依然——没有回去.....
       您的身影在我眼中漫漶,那是愧疚的眼泪透出的光昏,氤氲的村庄云来雾往,远山的尽头暮云描摹,落日的剪影里,杨树不修边幅的笑着灌丛,您穿棱其间,涉过清莹透底的溪流,摘下当季最新鲜的蔬果,等着我们回家。
       我多想飞也似的回到你身边,品尝那温蕴的蔬果,可谁让天骄心原与身违,自古忠孝难两全,您这不称职的孙儿依然在外面忙碌,就像他的父母一样,不断地用金钱弥补自己奉养不同的罪过。
       父亲小的时候,家里很贫困,一年只能吃一次饺子都觉得很温馨,现在日子富裕了,可顿顿吃饺子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,两年前爷爷的病逝给奶奶的生活又蒙上了一层阴霾。
       每个人都将老去,奶奶亦是如此,所以要在她还在享受天伦之乐,儿孙绕膝的时候,尽到自己晚辈的责任,我没有办法当即回去见奶奶,但却可以在为数不多的陪伴她的时候放下手机,用自己尽可能多的时间去陪伴。
       奶奶是我生命中可以说最亲最近的人,即使她现在眼睛早已昏聩,但我却依旧觉得它光艳澈绝,她的脊背早已佝偻我也觉得它依然坚劲如松,她是我生命中明坦浩荡,黄昏中永久焚唱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师者,敬也